您當前所在位置是: 新聞動態 > 媒體新聞
媒體新聞

江蘇工人報:俠之情懷

發布日期:2019-04-12     信息來源: 江蘇工人報     作者:馬旭萍     瀏覽數:742    分享到:


江蘇工人報   2019年4月12日  4版


       中華文化曆來有俠之情懷,這點眾所周知。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俠客,有俠客的地方就有俠客精神。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謂之俠;知恩圖報、重情重義謂之俠;言必行、行必果謂之俠。

       所謂天行有缺,人道不顯,愈是細微繁漏之處,愈是容易滋生欲望之力。難免有西市張三欺民橫世,囂張跋扈,權交惡霸,辱人喪德,一鄉之間人人敢怒而不敢言;亦或有東門李四,擾民生財,斂聚不義,剝削百姓,奈何錢可通神亦可亡身,因這黃澄澄的蠢物鬧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者不可勝數。
       於是此時有青年俊客,拔劍而起,一更別我二更回,談笑間懲治宵小,伸張公義,待得酒館小二回身一看,哪有半點影子可見,隱於市而流於言,彌久不息。
       俠,俜也。究其根本,乃出於墨家。先秦兩大顯學,便是儒墨二家,孔子雖主張複禮正名,以仁養人,奈何其禮出於周禮,其理出於周公,到底是不如墨家於民間來得青睞。儒以文犯法,俠以武亂禁,韓非說得就是此二者。
       兼愛者,以四海之內同為俠氣;非攻者,當為非先攻;尚賢,俠便不是一味好勇好鬥,相與信為任,同時非為俠;節用,知可用與不可用;以天誌明鬼為心,行的是心向之事,這便是俠。 
       荀悅說三遊之弊,亡乎法令,遊俠便是這三遊之一,然而對於民間百姓來說,正是法令有所缺漏,為了彌補缺漏,才有了俠的存在。而遊俠之跡,漸匿於漢末,至於原因嘛,亂哄哄一台,法都沒有了約束力,作為輔體的俠,也就失去了生命活性。
       春秋戰國時的俠客,如刺殺秦王的荊軻、刺吳王僚的專諸、刺殺俠累的聶政和刺殺慶忌的要離等等。他們大都文武雙全,重義輕利,重視人格的獨立與平等。而漢以後的俠客大多攀附權力與金 錢,他們沒有被後人稱之為俠客,而被稱之為更低檔次的遊俠。比如遊俠郭解,目無王法,好勇鬥狠,且性格殘忍,常有作奸犯科之舉。郭解最終被滅族,遊俠這一組織基本銷聲匿跡,但真正的俠客精神卻從未消失。
       漸漸的,俠的理念被擴大,已經不再是仗義每多屠狗輩了,“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十五歲能賦相如,劍術自通達,出蜀道又遊華夏,五陵除惡霸,夜宿金陵訪古刹,笑飲青盞花”,中華文化以其強大的自適性,完成了統一,書生俠氣,為人美談。
       日後再一變,有軍閥者以俠義自居,有豪傑者高舉行道,淳樸的嗜血者固然淳樸,但難改其嗜血本性,此時,俠亂禁也犯法,俠個勞什子的俠。
       俠客作為一個憑借個人能力而主持社會正義的群體退出了大眾的視野,退出了曆史的舞台。
       今天他們之所以還能夠被人們懷念,更多的是憑借金庸的武俠小說給了人們童話世界般的想象空間,試問誰年輕時候沒有夢想過仗劍走天涯呢?
       金庸在射雕中,將俠上升到了“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境界,卻最後通過韋小寶的手,將偌大個江湖翻了個遍,給所有的人開了個玩笑,在哭笑不得的場合中,失了聲色。
       俠是對不公道的事激烈反抗,尤其是指為了平反旁人所受的不公道而努力。當今社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雞湯文學充斥著朋友圈,這些雞湯引導你如何不爭,如何順從,如何正能量等,而路見不平一聲吼的俠客文學卻無人問津。 
       其實俠客精神從未脫離現實生活,撿到錢包歸還失主是俠,發生地震捐款捐物是俠,製止小偷偷竊也是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更是俠,我們每個人都應是新時代的俠客,揚新時代的俠客精神。

上一篇:陝西工人報:傳承企業文化理念 搭建人才成... 下一篇:中國煤炭報:一季度陝煤入渝 同比增長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