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是: 企業文化 > 文學天地
文學天地

走近靈魂的“瓦爾登湖”

發布日期:2018-10-15     信息來源: 榆林銷售公司     作者:曹延鵬     瀏覽數:1351    分享到: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又捧起了梭羅的《瓦爾登湖》,品讀之下,心裏少了一份往日的稚嫩與浮躁,經曆了一番皈依自然的寧靜和觸及靈魂的洗禮。
      《瓦爾登湖》是梭羅在一八四五年到一八四七年間在湖畔度過二十六個月的生活記錄。初次讀這本書,覺得很難懂,湖光水色、魚蟲鳥獸、曆史知識……極其細致的描述,令人晦澀難懂。如今重新撿起來,無不被他超強的語言能力所折服,被他震耳發聵的人生哲理所警醒,更是被他對於中國儒學的深刻研究所觸動。讀他的文字,我倍感震撼,一個作家寫作的時候,居然能這樣的從容不迫。品味他的思想,就像一束束光,點亮我內心最黯淡的角落,又像灑落一地的光彩奪目的珍珠,讓我忍不住要去彎腰采擷……他認為沉湎於物質享樂隻會使人失去生活的真正意義,因而他號召人們生活要“簡樸、簡樸、簡樸”,把超過維持起碼生活所必要的一切都叫做“非生活的東西”加以“排除”,要人們僅僅取“生活的精髓”,這些思想,今天對我們仍不乏啟迪。
       梭羅在《瓦爾登湖》的第二章“隱居之原因”中說:“我隱居林中,因為我希望活得從容,隻和生活中最本質的東西周旋。看我究竟能否領略其中的奧妙,以免待我將死之時,才發現我原來是枉度此生。生命是如此寶貴,我不想枉度人生;除非有這種必要,我也不願聽天由命。我想深入生命,攝取其精華。我想借此堅忍不拔與精心簡樸的方式,剔除生活中的一切贅疣;以大刀闊斧的方法,摘取生命之核,顯其最根本之麵目。生命如是無核之果,我也必將此大哀顯露給世人,如能通過體驗而獲正果,也可將其福音帶給世人。”
       我常常會在某一句作長時間的停留,讓思緒如遊絲般飄得很遠,整個身心完全沉浸於書中所描繪的那個沉靜的湖畔、純淨的生活。所以這230頁的書,我整整讀了半個月。但這半個月,每當拿起《瓦爾登湖》,就是我內心最沉靜的時刻。我的心靈,脫離了現實的軌道,進入另一種靜謐的時空……在此之前,沒有一本書讓我如此著迷,廢寢忘食,相見恨晚。它直抵我的心靈,拷問我的靈魂,鼓勵我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在書中我找到了我從未認識到的自己。如果沒有這本書,我可能還過著梭羅口中“匆促和浪費的生活”。徐遲在《譯序》中說得好:在夜深人靜、萬籟寂靜、身心孤寂時,《瓦爾登湖》便開始清澈見底,語語驚人,字字閃光,沁人心肺,動我哀腸。瓦爾登湖是梭羅的瓦爾登湖。但其實,每一個人都在尋找自己的瓦爾登湖。
       梭羅在《瓦爾登湖》中給我們講了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追求完美的藝術家,有一天他想做一根手杖,他想凡是完美的作品,其中時間是不存在的,因此他自言自語,哪怕我一生中不再做任何其它的事情,也要把它做得十全十美。他一心一意,鍥而不舍,目不他視、心無他想,堅定而又高度虔誠,在這整個工作過程中,他的同伴逐漸離開了他,都死去了,而他在不知不覺中卻保持著青春,最後當手杖完成時,它突然輝煌無比,成了梵天世界中最美麗的一件作品。
       這讓我想到,要做好一件事,就專心致誌於你所做的事——這就是梭羅想告訴我們的。為什麽要急於成功?如果一個人跟不上他的夥伴,那也許是因為他聽到的是生命的另一種鼓點,遵循的是生活的另一種節拍。我們不要用世俗的成功眼光來看待每一個人,而要專心致誌的做好自己要做的事——一輩子也許隻做好這一件事。
       世人不斷致力於占有更多的東西,梭羅隻是另有一種奇特的占有;世人紛紛購進賣出,梭羅卻別有所好。在他看來,如果你喜歡某處莊園,喜歡某處風景,你不必用金錢買下它,在它裏麵居住,而是要經常在心裏想著它,經常到它那裏去兜圈子,你去的次數越多,你就越喜歡它,你就越可以說是它的主人,就像一個詩人,在欣賞了一片田園風景中的最珍貴部分之後就揚長而去,那莊園主還以為他拿走的僅隻是幾枚野蘋果,詩人卻把他的田園押上了韻腳,他拿走了精華,而隻把撇掉了奶油的奶水留給了莊園的主人。這種購買付出的不是金錢,而是比金錢更寶貴的東西,它付出的是一顆摯愛的心,還有體力,它得到的自然也更珍貴。這種占有是不為物役的占有,也是一種不妨礙他人的占有。
       瓦爾登湖,我沒有去過,不知道那是怎樣一個湖,此番走近不在於向外求索一片桃源仙境,不在於孑然出走、斷絕與世界的聯係,而是懂得敬畏那一份不易的專注、堅守一片心中的瓦爾登湖,讓璀璨陽光永遠得以照耀著波光粼粼的湖麵,讓夏蟲的鳴聲永遠得以和諧成韻,讓“溪花與禪意,相對亦相望”。
       梭羅在《瓦爾登湖》中說:“我願意深深地紮入生活,吮盡生活的骨髓,過得紮實,簡單,把一切不屬於生活的內容剔除得幹淨利落,把生活逼到絕處,用最基本的形式去過好每一天。就像古人所說的那樣,“風來疏竹,風去而竹不留聲;雁渡寒潭,雁過而潭不留影,是故君子事來而心始現,事去而心隨空”。他認為:“假如人們能過宇宙法則規定的簡樸生活,就不會有那麽的焦慮來擾亂內心的寧靜”。
       在當今這個物欲占據人類身心的世界,人們往往被各種利益或欲求所羈絆,活得很煩瑣很糾結也很疲憊。雖然已經不去過問,但有的人還為曾經的失敗而惱恨,因傷害過自己的人而痛恨,被沒有得到的名利所困擾。那麽,請你讀讀梭羅的《瓦爾登湖》吧,也許,你在閱讀中會漸漸厭倦曾經的爭名奪利,忘記過去的恩怨情仇,您對生活的渴求會像梭羅一樣,漸漸趨於簡單,簡單,再簡單。


上一篇:改革開放40年我們村裏的變化 下一篇:吃穿住行看改革開放四十年巨變